Category Archives: 你我他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人,相逢的人终会相逢。

只要记得来时路–From Mia

自赵M意气风发的走进登机通道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扑簌扑簌往下掉。走在北京夜里的街道,回想我们曾一起走过的路,眼眶里包含着热泪,轻轻一碰就一溃千里。我觉得让我去习惯依赖什么,是一件超级难的事情,而赵M用十五年的时间做到了这一点。对此,我深表敬意。

在接到她匆匆忙忙的电话的时候,我高兴的直蹦。世上最高兴的事之一,就是你深深惦记的人也在惦记你。你所付出的爱与深情能得到回应。赵M在这一点上同样做得很好,对我这样的超级大糊涂蛋来说,更深表敬意。

电话里的你还是那么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这一头的我忽然安静了,亲爱的,我能有什么不放心呢?对你,我没有任何理由去怀疑你的情商,你说怀疑你智商你也认了,但是怀疑你的情商,你绝对不可接受。对自己,在你纵容下这么多年的我,如果还一样爱耍赖,那有多可怕。

赵M走了,带走了一部分的我,那一部分的我,任性、懒惰、赖皮、拖拉、不回短信不接电话、迷迷瞪瞪、频频犯二、拉着此人的手我敢闭着眼睛走路……

亲爱的,我写不下去了,回想来时路,我觉得我是一个怎样任性的人,而聪明如你,又是如何容忍我的呢? 我哭着和小金说,Mei说我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他哀叹一声,说这么煽情的台词她都说了,我还能再说什么呢?

是的,亲爱的,我哭了。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也许和这个人恋爱,都会哭吧。即使像我这样的傻,也一样不可能混沌到无知无觉的地步。

钟大宝说,傻是我的天性之一。她说如果让我的每一个朋友来描述我,“傻”“二”之类的一定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我不懂,不懂…… 不懂为何人可以先信誓旦旦,而后信誓旦旦的去违反,不懂为何一边说最爱,一边可以泰然关心前任,明明知道,那个人并不泰然,不懂为何可以接受如此的帮助与馈赠。

不懂,为何即使这样,我还是愿意去爱 也许我并没有竭尽所能,但我已丢尽颜面。 哭泣、吵闹、冷战、道歉……以前我所嗤之以鼻的,现在一刀刀划得我好疼。

这几个月的起伏,抵过好几年的时间,我还在持续的减重,此起彼伏的冒痘。

谁不渴望温暖人心的爱情呢?

总是为了一些喧语,偷偷伤害了自己

总是借了一点小聪明,偷偷展示着真心

这时代再好都不适合一个人追寻 这旋律再美都不如爱人一点点共鸣

总是想要一次得到你,违反时间的规定

总是害怕一次失去你,变成谁的替代品

从昨日下午到今日此刻,心没一刻松弛,接下来的面临的会是什么? ————————————————————————-

后话。

这是闺蜜大宝的日志。她在三更半夜里打车从西五环赶到了机场陪我度过在国内的最后一段时光。

纽卡的夏天黑夜只有四个多小时,透亮漫长的大白天好像让我每天清醒的时间也变得更多。我睁大眼睛看这里的一切,因为不想错过和浪费每一分一秒。我在最快的时间里办完所有手续,马上投入到入学考试中,肩挑背抗的采购之后迅速钻进厨房“过日子”。风风火火的我被他们说成“泼辣”、“要强”、“强势”……只有三天的时间,两个大男生给我这样的评价,这让我真的很难过。

为什么我总是给身边不同的群体截然不同的印象。而恰恰又都是我不想让他们拥有的印象。

大宝总说我是个聪明人,我带走了一半糊涂的她。可是她不知道,来到这里我也想丢掉那一半的自己—-矫情、软弱、肤浅。

如果十八九岁时还在说“不是时间忘了我,是你忘了带我走”这样极其文艺的字眼,那么二十三岁的时候就该停下来认真规划自己未来的时间了,学会关怀他人,关注社会公共事务,关心那些把自己和这个世界联系在一起的东西。以往的我,活的太小我,总是太过关注自己的心理,沉湎在排山倒海的自我感动和小情绪里。

而回头看这一年半的工作,欣喜自己已经有了转变,最起码学会在大多数的时候保持一个冷静的姿态。无论任何事的发生,把它们放到一个逻辑链里,去追问为什么。

其实不论是做回读书郎还是记者,是否都该有一种历史学家的态度,就像斯宾诺莎说的那样:对人和事件不赞美,不惋惜,也不责难,但求认识而已。 想要在看穿之后达到这样的冷静和平衡,我还差得太远。

嗯,跑题了。

在机场的时候,妈妈一个劲儿的红眼眶,我抱着DV只顾着拍画面然后刻意不敢看她。我知道我要是跟她说两句话她一定会哭的更凶,因为这个平时基本不管我的女人总是在我准确预料到的时候流下眼泪。

每一次,我们中有人远离家乡时都会有剩下的人去看望她的爸爸妈妈,哪怕也许只是一通电话一条短信和一个见面的寒暄—这是多么难得而可贵的亲情。 所以在机场临别留影时,我没有和妈妈上演什么相拥而泣的画面,大宝抢在相机没电之前愉快地抱着我妈啵儿了一个。 拿着相机的我是多么心安。

Advertisements

4条评论

Filed under 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