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漂在不列颠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在熟悉的地方看风景

(版面正在调试中,请点击小图看大图)

去年八月,我刚刚抵达英格兰纽卡斯尔—这个在给我offer之前我甚至都没怎么听说过的城市。摊开世界地图,224个国家和地区,不计其数的城市。而我独独落在了这里。

近来一直忙于闭关论文,误了窗外快要远去的夏季时光。准确地说,英国除了凛冽的冬季,似乎只剩下了春和秋。只能以自己的着装判定我还暂时厚脸皮地揪着夏季的尾巴。都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其实不过是缺少发现风景的眼睛和心。想想下周就要搬离这座城市落脚伦敦了,今天忽然来了兴致决定出去走走。

之前早有耳闻过家门口的Laning Art Gallery(朗宁美术馆),只是从未近半步。1901年来自苏格兰的酒商Alexander Laing在纽卡斯尔大赚一笔后并没有绝尘而去,他豪掷两万英镑给当地政府,用于资助当时正在规划中的美术馆项目。政府自然也没有把这笔钱拿去给美美买爱马仕,不然就不会有了1903年开门迎客的纽卡斯尔朗宁美术馆。

Laing  Art  Gallery

我对于所谓的艺术品为数不多的认知,全全是因为小学时有个特别爱鼓励学生的美术老师。即便那时候随着小升初的压力逼近,音乐美术课逐渐从课表上划去,他还依然鼓励我加入水彩画班,带我们去活动室画画,看画室里假冒伪劣的“思想者”、“掷铁饼者”雕塑。胸中没粮,心里发慌,我正准备进馆走马观花一圈拍个到此一游照就走,结果刚到门前就被广场上这场“前戏”震撼到了。

Blue Carpet Designed by Thomas Heatherwick

我每每看到这样巧妙的设计,脑子里就只有一句话——“我说你们到底是肿么想出来的啊?!”。门前广场的这片空地用瓷砖和蓝色碎玻璃混合铺成,从地缝中”生”出来的椅我不用解释你们也该想到这视觉效果的灵感来源。设计师Thomas Heatherwick 为了强调地毯在铺设中的“可塑性”,利用墙角和保险栏杆巧做文章,天衣无缝,惟妙惟肖。

朗宁艺术馆以收藏泰恩威尔地区17-18世纪本土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为主,辅之以不定期的主题展。2008年,中国国画画家杜元也曾应邀参加过朗宁艺术馆的中国画作品联展。和英国几乎所有的博物馆艺术馆一样,这里也有专为孩子设立的一个区域,提供材料给孩子们制作手工,画水彩画。我实在不忍用快门声打扰了孩子们的积极性,悄声离开后奔向学校和小朗见面,进行我们撤退前的最后一次校园采风。

沿途经过的Newcastle City Library 纽卡斯尔城市图书馆(人人办证后都可以进来学习哦亲~)

—————————————————————————————-

以下进入”重走校园路”纯回忆区……

Culture Lab 文化研究室

这里是纽卡斯尔大学校园电台的据点,也是是我修读《数字电影实践与赏析》课的地方。在这里,我们和老师边喝咖啡边聊小组短片的创意;在这里,我们在多功能影棚分解《阿凡达》如何拍摄而成;在这里,要自己动手学会装摇臂、滑轨和剪片;也是在这里,我们十几位朋友第一次在录音棚独立完成了MV的音乐制作《梦想的翅膀》

Architecture Building

通往学校其它教学楼的一条主干道,每一年毕业时会有各个专业的毕业名单张贴在这里。于我来说,这也是避雨最常待的地方。

Percy Building

这座戏剧专业学生最常用的教学楼,它却给了我最为恐惧的回忆。因为最折磨人的胖胖老师,用她那最折磨人的两门课,让我在这里战战兢兢度过了一学年,还鬼使神差拿过了distinction!今日俯身来拍它,脑海里依然清晰地烙刻着胖胖那道恨不得从脖子到肚脐眼的“事业线”。

插播一张—-噢,校园里来了偷鸡贼!

Armstrong Building

我在读的文化与艺术学院所在地。关于这座大楼的历史故事,一个不是纽大校友的童鞋比我记述更为详细,自愧不如呀,还是附上链接吧~锅蒸之鱼的纽卡斯尔行记

开学前我们在这里排练,学期中我常偷溜进来练琴,课余时在这里上瑜伽课,学期末在这里和导师聊论文。这幢大楼好像贯穿起了我对这学校一年里所有的记忆。最爱入夏后门前那片灿烂的郁金香,微风吹来,落英缤纷,看多少遍都不厌倦。

在我的启发下,舒小朗童鞋开始翩翩起舞,我真心被她的笑容感染。年轻,真好。

好喜欢这张抓拍,看到照片的时候,我真心开始想念这匆匆过去的一年。

当看到这张照片,你是否也像我一样,脑海里想起了这首歌呢?

想把我唱给你听,趁现在年少如花……(click to enjoy the song)

 

Advertisements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漂在不列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