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琐碎生活也很美

写给妹妹的信(1)

亲爱的老妹,

其实心里一直惦记着你高考的事,但我知道很多人都在你考前嘘寒问暖,考后喋喋不休,所以我一直没有吭声,只在你考前给你妈打了个电话稍给你一句话。然后等到今天,我知道分数下来了,你现在会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建议和帮助。于是,我打算从现在开始陆陆续续给你写几封信,希望你能在这个长大成人、充满自我怀疑的过渡期少一点迷茫,多一点自信。

我在高考前的电话里跟你妈说的话,她一定不会转告你的。嗯,大概但凡是个家长也都不会这么干。我在电话里云淡风清的说:高考就是个屁,顺其自然放出来就好了。

我在九年前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那时候我被灌输的所有观念都是:高考是人生的一切,高考成功了以后才会拥有一切。可是作为被学校和家长寄予重望的我考的并不好,甚至和平时模拟考的成绩相去甚远。我小时候习惯了备受瞩目,在高考后却不能承受如此落差,还“幸运地”遭遇了早年拼爹时代的战果–掉档,差一点就没有大学读了。我在一个星期里瘦了15斤。你大姨和姨夫陪我跑了很多地方选学校,甚至觉得心有愧疚,其实他们已经做得很好。同样,你的爸妈已经尽力做好了所有他们能做的,你要依靠自己的人生即将开启。

比较幸运的是,我到了一个充满生机的校园念大学,每一个同学好像都有自己的十八般武艺。我在大一进校后幼稚地切断了和所有以前同学、老师的联系,因为我仍然没想好怎么面对。但是我挺主动地去参加系里的活动,加入学生会(关于这个部分下一次再给你细说)。我入校的时候英语烂的像狗屎,真可惜我们学了十几年还是不敢开口说英语。于是我每天早上早起一小时,到大操场去练英语读英语。那时候从来没想过要出国,仅仅是因为我觉得花了那么长时间学一门语言,如果不学到拿得出手的地步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其实到了大二,我依然没想好我以后会干吗,但是看了看我们学校播音系的美女全都明眸皓齿腰细腿长,我觉得做主持人的梦想也基本泡汤了。后来遇上一个文学院的老教授,让我给他做助教,我大二辞掉了所有社会活动和学生会活动,跟着他安安心心研究了一年中国古代文学。后来他出了一本书,上面有我的名字,这本书成了我母校的教材之一,我还挺开心的。

大三的出国机会来得有点突然。迪斯尼和美国的一所大学和我们学校做联合项目,要选拔一批学生去美国进修八个月。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参加了面试和笔试,最后竟然鬼使神差地拿到一个名额。作为当时从来没有坐过飞机的我,第一次就坐着飞机从上海飞到了纽约。随后的半年里我有机会去美国的大学和公司参观学习,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并在心里感慨:原来可以这样学习,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活着。

再后来的故事你都知道的,回国、到电视台实习,在电视台留下,然后又折腾出国。我慢慢和以前的同学联络起来,他们有的毕业就结婚生孩子了,有的当了公务员,有的在做白领,有的都已经离过一次婚了,而我在英国暂时定居了。很多人因此而羡慕我,其实没什么可羡慕的,我只是按照自己想走的路走了,对自己每一次的选择负责了,而已。

总的来说,虽然我非常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毕竟寒窗苦读十几年,平常成绩名列前茅,高考这一下让你迅速掉进水坑里,难免会心有不甘。但是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才会更加珍惜以后的时光。接下来的时间你将迎来重新塑造自己的第二次机会,你的兴趣,你的品格,你的爱情(这个必须有,不要以后空悲伤)也许都将接下来的四年发芽、定型。至于这颗芽长成什么样,都由你自己决定。

今天老姐跟你说这么多并不是为了教育你,作为一个真正的过来人,我只是想告诉你:高考重要,因为他会让你有块更好的敲门砖;同时,高考也不重要,在今天这个多元的社会,学历仅仅只是其中一块敲门砖。

如果用世俗的眼光评价,你姐我简直就是个卢瑟儿,但是我还挺满意的:因为我有从内到外的健康,因为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对自己还有期待。

你也一样。和那么多同龄人相比,你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我倒不是说你从来不穿皮鞋和裙子、从来只留短发。你拥有超越你年龄的早慧,对,是早慧不是早熟;你有非常清晰的爱好和倔强的性格。我一直记得你在绿茵场上飞奔的样子,跑得满头大汗回头一笑露出李宇春一样可爱的酒窝;我也记得你在初高中时就能自学吉他快达到演奏水平,你敲起架子鼓来也有模有样,你做了很多我想做但是没有机会做的事。就算你以后真成了个拉,我也觉得你的备受宠爱是天经地义。

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填报完志愿自己出去旅行吧,别浪费了暑假的好时光,接着弹你的吉他喜欢你的摇滚。至于大学里是当学渣还是学霸,等你即将步入大学的时候我们再说吧。

姐姐
2014年6月25日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琐碎生活也很美

父亲

上次提笔写父亲已经是十三年前了。

那年父亲因为公司调动驻藏一年,而我又正是青春期渴盼自由、摆脱管教的年纪。我暗爽自己终于不被人监管,只是每次跟他电话寒暄时随口问问他怎么样,他总乐哈哈地说:“你老爹我壮地像头牦牛呢!”其实后来才听母亲说他高原反应很厉害,一直头疼流鼻血。我在一次周记里写下这个细节,回忆了和父亲相处的几件小事。某天忽然被语文老师叫到办公室,她眼圈红红地跟我说:“你能在下节课上念念这篇文章吗?”“好啊”我轻松作答,略感莫名其妙。岂料在刚读完一段后我就当着众人面在课堂上哭的一塌糊涂。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爱我的父亲。

父亲出生于湖北省鄂西北县城一个普通人家,退伍回来后分配到县城物资局工作,因为勤劳踏实,聪明能干,他总能得到领导赏识,获得意外发展的机会。就这样,从县城到市里,从市里又到省城,虽然每到一个新地方对他来说都像垦荒,可他最终一步一个脚印地在省城里有了自己的事业。母亲受着他的鼓励,紧跟着他的脚步也完成了职场完美三级跳。

在家人面前,我是个不善言爱的女儿,这点极像父亲。记得有一年全校家长会,父亲作为家长代表发言,分享育女心得,他站在讲台中间沉默半晌,居然来了这么句开场白:”我是农民的儿子,过过了苦日子,没什么大富大贵,唯一教给女儿的是希望她诚实做人、好好靠自己……”其实他一向如此,他的语言一如他的做人,简单朴素。

小时候我是家教出了名地严厉:吃饭有声音要挨批、早起不叠被要被骂、衣柜不整齐要重来、不可挑食、不可要零花钱……错误犯大了还要挨打。整个院子的小伙伴都知道我因为第一次撒谎被老爸拿皮带抽的丑事,打完我他又心疼地慌,怕我恨他。后来小学四年级读到毕淑敏在《孩子,我为什么打你》中写:“假如你去摸火,火焰灼痛你的手指,这种体验将使你一生不会再去抚摸这种橙红色的抖动如绸的精灵。孩子,我希望虚伪、懦弱、残忍、狡诈这些最肮脏的品质,当你初次与它们接触时,就感到切肤的疼痛,从此与它们永远隔绝”,父亲眼眶湿润,仿佛这里面说尽了他打我时挣扎不堪的内心。

自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撒谎,父亲也再没打过我。

军队出身的父亲像养儿般待我严格,唯有对我喜欢的东西给予着绝对地宽容。不管是弹琴、唱歌还是阅读,他从不逼迫我,但只要我开口他一定无条件答应。我庆幸在相对自由而民主的气氛里长大,即便人人都在闷头高考也没能挡住我去看这世界的好奇。父亲鼓励我到北京学习、出国看看,由着我选自己喜欢的专业、赞成我追求梦想的职业。越长越大,越和父亲成为好朋友。我的闺蜜好友们都直呼他“胖哥”,因为胖哥最爱我呼朋引伴至家中做客,他烧三五好菜、备几两好酒,和我的朋友们谈古论今,痛饮通宵。父亲有个绝技,凡到我家小住蹭吃喝的朋友,进门均要过秤,非要临走时把人家吃胖了他才觉得待客周到、满心欢喜。

这几年常居国外,和家人聚少离多,父亲为了照顾家里放弃了很多生意,和我相处,也变得寡言内向起来。我从别人的口中听说他希望我回国留在他和母亲身边,但是他从不在我耳边提及,只是在偶尔酒后微醺时玩笑道“你什么时候赶紧回来啊,给我找个陪我喝酒的女婿”,然后再一人呵呵地独自饮完杯中酒。有回见情形至此,我顺势举起正在读的龙应台的《目送》,好像写论文的人终于找到了理论依据,我理直气壮地大声朗读,想要堵住他的话: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父亲眯着眼听,听完轻轻嗯了一声,什么话也没说。

我们因为许久没有生活在一起,彼此已经有了太多的不适应。每次回国休假,一过了“三天的温柔”期父亲就又开始习惯性地唠叨我:晚上不该熬那么晚、上网不能那么久、地上的头发又没捡干净…….甚至我每天要洗个澡在他看来都是瞎折腾。我不予争辩和解释,心情好的时候嘻皮笑脸地混过去,心情不好时一句话都不想搭理。他见我不回应,也就再不啰嗦。

今年年前住院,我躺在床上养伤,父亲拿本书就坐在床边,时不时起身来喂我点温水和点心,然后又一句话不说坐回椅子上。我躺在那看着他,现在的他已经需要把书放远一点距离才能看清字了,久坐一会儿还会打起盹儿。我忽然悲伤地意识到:父亲真的老了。我多想让他和我说会儿话,再像小时候那样拉着我,和我一起谈天说地、走东逛西。偶尔抬起头发现他看着我发呆,满眼里噙着话,但又一句都没说出来。

我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样子,望望眼下的尴尬,心底说不尽的失落。

父亲虽心里矛盾,但着实为我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而高兴。而我每次提起让他出国住住,他都笑笑说:“出去玩儿可以,常住就算了,老家盖的房子都留着呢,以后我也农妇、山泉、有点田好了。”父亲有很深地家乡情结,每年过年我和母亲都想换个花样,哪怕最后全家外出旅游,他总要抽空回老家看一趟。他跟我说:“一个人不能没有根,老家也是爷爷奶奶埋着的地方,那里曾是我的家。”

而眼下,父亲却看着女儿在他的宽容、爱护和“纵容”下越走越远,越来越像是一个没有了故乡的人。

爸爸、妈妈和我

爸爸、妈妈和我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琐碎生活也很美

你看你看生活的脸

翻看上一篇公开发布的博文,已经是去年的事了。这样马虎地过日子,实在不是我的风格。我能想起在去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常规生活沦为4天下一次厨房,7天发一次微博,1个月看一场电影……日子像跳棋一样的过,在无规划无逻辑的乱弹里,我失去了宝贵的平静,心绪纷乱。

忧郁症顶峰之时,闺蜜们开始给我写信。丝毫不夸张地说,我在收到Mia信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随身揣着它,每晚睡觉时放在枕边。对于一个频频在生活里失去平衡感和节奏感的人来说,一点点的“正能量”都可以是救命稻草。我的一部分日记不再是书评乐评与生活感悟,而是成了树洞—把无处言说的委屈和酸楚死命往里塞、往里吐。然后再在面对生活的时候,抹抹嘴擦擦脸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想想去年的那段日子,真是可怕。

人的精神和情感怎么就那样在悄无声息的日子里被奴役了呢?

想让自己就那样无病呻吟地写点东西,言之无物也好,逻辑混乱也罢,对于月处女的“隐忍强人”来说这样纵容自己一次总是要做出很大决心。因为怕字里行间充满负能量,删删写写之后依然丢在草稿箱一直不敢拿出来示人。完美主义作祟,觉得公开的博客就应该像“出街”的妙龄少女—篇篇光彩夺目,令人愉悦(虽然以前的也相当一般)。但是如今发现,就算每天再怎么振臂高呼打满鸡血,生活里总是有那些让你躲闪不及的苦闷。

一位生命里很重要的人曾让我开始直面生活和自己:丑恶与美好并存,绝望与希望同行。在一种极其智慧的方式里,他极大程度地影响了我对生活的态度,对追求有智、有性、有情和有趣的人生永远保留好奇心和探索的欲望。这是一种很神奇的隐形力量,以至于你们在分别多日以后依旧能彼此作用。

亲爱的Mia说的对:人到底是孤独的,所谓的理解,都只存在于瞬间。我们都只是黑暗中并肩行走的灵魂。

2013年好的开始在于我已满血复活并且深深知道:幸福的本质在于我们敢于做出决定,而不是只做出正确的决定。那些永远不敢做出决定的人,从来不会做出错误的判断,但是却越来越不幸福。

我还年轻,依然美好。因为有你,生活予我已属慷慨。

 

神马故事和八卦都没写出来,让你们失望了。我就是来除除杂草刷刷屏的。

IMG_2834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琐碎生活也很美

博客搬家我搬家

交完论文终于让自己松下口气,被抽空的生活也得到暂时缓解。我不是刻意保持沉默,只是不想因为自己不好的情绪打扰到别人的生活。其实也应该有一段时间让自己静一静,打理下心情迎接新城市的新开始。

最近很多人不断问我为什么开博客,为什么又开博客。其实算起来自己“博龄”也有六七年了,我以“打一枪换一个地儿”的方针先后经历了扣扣空间,搜狐、新浪和博客大巴。触动我重新开始打理博客除了因为个人兴趣和不想丧失连贯表达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的一年,我从很多爱博之人的文字里受益匪浅。“分享”应该是互联网带来的最大益处之一吧,天南海北之人眼中的世界在文字里碰撞交叉——如罗素言: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源。能够因为自己的点滴记录哪怕只让一个人感到这世界的美好,我想也是值得的。

遗憾的是, 如今除了新浪博客涛声依旧,搜狐博客平台似乎在走下坡路,更别提那个看着就闹心的扣扣空间了。至于博客大巴,其自我阉割着实让人失望,博客搬家格式转换中各种代码逼我抓狂。我在内心深处呼唤挨踢男的同时,被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包围。人总得有一样让他没耐心的东西吧,比如高科技之于我。

所以,博客正在搬家期、装修期,文字拙劣,视觉折磨,望各位海涵。若有哪位勇士能玩转worldpress,小女子愿虚心求教,至于如何答谢嘛……卖艺不卖身哦亲!

在无意识瘦身过程中,毕业论文立下赫赫战功,战果可从我降至W25的裤腰可证。给博客搬完家我一个人又吭哧吭哧打包了三分之二的行李,坐跨夜的bus在大清晨到达伦敦的新家。坑爹呀!多亏了小朗和霜霜的帮忙,不然我真要绝望地在特拉法加广场自刎啦!

再次到达伦敦,路过查令十字街地铁出口居然看到了挚爱的王尔德先生! 更重要的是雕像背面还刻着这句话!

           *************Charling Cross Exit 5, London*******************

我站在那儿一下就笑了。

你看—

人生何处不相逢。

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

我是一颗小太阳,又怎有理由过得不快乐:)

*****University Girl and University Bear .Photo by Shulang******

P.S:最后送上一首很喜欢的歌吧!

在我纽卡居所的尽头,有一家Trent House Bar,每个星期二晚上都会有Open Live Show.因为朋友的介绍,我曾小试牛刀。惊艳全场(嗯,这四个字是我厚脸皮加上的)。后来也认识了不少学校音乐学院的同学,在没事学学吉他后我就一直藏着个心愿,希望能在那再唱只歌儿,英文的。这首被 Queen B 在电影《Country Strong》里演绎过的《Words I Couldn’t Say》我练了好久—虽然时间恰好,可最后还是没能如愿,今天在这里补上。

最后的最后,特别鸣谢小二二这段日子里的陪伴,体恤和宽谅。

哼哼哈嘿!开始干活啦!!加油加油哇!!

9条评论

Filed under 琐碎生活也很美

我家麻麻二三事

家有老妈,被封商界一枝花;

人称谭姐,正处45岁好年华;

无奈我这妈,越活越小越爱把疯撒;

今与狗闲谈,帮无奈老爸细数一把;

1 某年三十儿赶着回老家,我粑粑下车到取款机钱取现,我和麻麻坐在车上。她忽然神秘地拽着我问:“这都大过年的了,你说那取款机里还有人值班么?”
我:*&……%¥*……)(*&—(*&——)(&

2 若干年前粑粑生日,席间麻麻忽然问:“老赵,你说我今年属蛇,明年属啥?”          我粑粑:()*…………%¥&……%¥#¥

3 情人节前夕跟粑粑通话,他问:“你看你也不在,没人帮我当跑腿的了,要不然今年就不给她个老东西送礼物了” 我:“嗯,我看也行。过年你不刚给她买了大衣么?今年就算了吧。”

(十分钟后)我麻麻发来短信:你是不是跟你老爸打电话啦!啊?!哼!

4 积极响应我粑粑的号召–在我妈妈扬言减肥节食期间每晚端着鸡汤站在她面前喝。 她在对我们连说三声“滚”后自己爬进厨房盛汤,喝完出来边抹嘴边说“个老东西!都是你害的!大晚上炖个什么汤!”

5 情人节麻麻第一条短信:愿你今天快乐。 我没搭理她。故又有了第二条:宝贝儿啊,情人节快乐啊。哎,真是可惜了,你还木有男朋友……. 原文照抄一字不差,我声泪俱下,也不知道她都跟哪儿学的这些矫情话儿。

6 腊月二十八,给我老娘打电话。 “你们屋子都收拾好了吗?啥时候回老家?” 我麻麻:“没呢。我俩在宾馆开了个房……” 家门口开个什么宾馆啊……..是我想多了还是我想多了…….

7 某大叔给我打电话,我麻麻蹭啊蹭啊想偷听,我躲啊躲啊不给她听。 此时老爹来电,她抄起手机翻我个白眼:“哼!我跟我大叔打电话去!”

8 挽着我粑粑,小鸟依人状悄悄话:“老赵哇,这回带回来多少钱哇?” 我粑粑斜眼瞪之–“干嘛?!” 麻麻拇指和食指撮一撮,飞个小眼神儿:“来点儿呗……”

粑粑:“行,都给你。那过年的人情全你打点。”

小鸟振翅愤然离去,边走边哼哼:“想得美!抠!抠死了!” (我想起初中时考试卷要家长签字,拿到学校后我同桌指着我麻麻龙飞凤舞的字问我:“为神马你妈妈叫‘谭收钱’。现在觉得我那位同学就是个大仙…….)

9 每次家里来客张罗最起劲,跑厨房最多的就是她。 可是我麻麻不会做饭。 所以她从头到尾只会重复一句话:“青菜我来炒,青菜我来炒。” 虽然到最后她还是只负责了摆碗筷……..

10 麻麻:“我刚在家具店定了个沙发床,大红色的,可好看了!放你书房!” 我:“书房好挤啊,你买那个干吗?” 麻麻:“我是给你未来男朋友买的,人家来了总不能连张床都没有吧?你赶紧的啊~” 我:“我那屋是个双人床……” 麻麻:“啊?你说啥?……….放狗屁!”

11 隔段时间粑粑总是要跟我诉苦,今天他说:“那个老东西说我今年没送她情人节礼物,让我给她买个刚看中的小戒指,1560呢!”

我:“那你买没?” 粑粑:“他派了商场两个女人来怂恿我,谈判结果是我给她包1600的红包算了。” 我:“哦,那给了么?”

粑粑:“没,她又变卦到2000了!” ……%#……&%(*……&)

我的善良美丽能干里外一把好手的潮妈妈~

 

(更新中……欢迎补充)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琐碎生活也很美